<dl id='67dhy'></dl>
<span id='67dhy'></span>
    1. <fieldset id='67dhy'></fieldset>
    2. <ins id='67dhy'></ins>

      <code id='67dhy'><strong id='67dhy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<i id='67dhy'></i>

            <i id='67dhy'><div id='67dhy'><ins id='67dhy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67dhy'><em id='67dhy'></em><td id='67dhy'><div id='67dh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7dhy'><big id='67dhy'><big id='67dhy'></big><legend id='67dh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1. <tr id='67dhy'><strong id='67dhy'></strong><small id='67dhy'></small><button id='67dhy'></button><li id='67dhy'><noscript id='67dhy'><big id='67dhy'></big><dt id='67dh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7dhy'><table id='67dhy'><blockquote id='67dhy'><tbody id='67dh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7dhy'></u><kbd id='67dhy'><kbd id='67dhy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鬼話閑聊之5xsq姻緣鏡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4

            上一篇:《話閑聊之

            冥界忘川河邊有塊三生石,此石記載著世人的三世姻緣即前世、今生和來世。同樣,天界也有面這樣的鏡子,名叫姻緣鏡。

            姻緣鏡一直由月老掌管,隻可惜月老終日忙著替人搭牽姻緣,姻緣鏡顯少有機會拿出來,有一日他的兩個童子在替他整理物品時,不小心將那姻緣鏡取出把玩,哪知其中一個失手將姻緣鏡打碎。

            那兩個童子自知犯下大錯無處可逃,便隻身跳入姻緣鏡中……

            虞美琳扶著酸脹的頭從夢裡驚醒。

            看看床頭的鐘不過才晚上十二點多,不由嘿嘿一笑:“還真是半夜三更,鬼敲門啊!”

            不過這鬼也太玄乎瞭,好好的怎麼隔三差五做同樣一個夢。

            虞美琳頓時沒瞭睡意,眸光落在對面書架上的那面銅鏡裡。

            那銅鏡是她一位朋友在去美國前托她保管的,說是漢代之前的價格不菲。

            她的朋友是位古迷,對各朝各代的物品極有研究,她拒絕不瞭朋友,隻好代朋友保管。

            虞美琳細想,自從有瞭這面銅鏡後,那個夢便一直糾纏著她。

            越想越氣,畢竟睡眠不好,任誰的脾氣都不會好。

            虞美琳怒氣沖沖地朝銅鏡步去,想將那銅鏡搬到隔壁屋裡去,可是怎麼搬都搬不動。

            不由負氣地沖銅鏡罵起:“我不過是代朋友暫時收著你,你何苦要擾我清夢!”

            那銅鏡似乎能懂虞美琳的話,鏡身不時搖擺,不出一會銅鏡變嶄新,鏡身四周發出金燦燦的光芒,鏡面的黃銅面金波蕩漾,如同一塊幕佈般拉開,面面浮出一個俊逸非凡的男人。

            那男人著一身黑色錦緞袍服,服上繡滿瞭繁復的祥雲花紋,年代久遠,像是秦漢年間的官袍,除此外,男人頭戴小金冠,冠上插著一隻奪寶同盟黑玉簪,俊眉星眸很是有神。

            雖然浮在銅鏡裡,但卻看出身材極為高大魁梧,很有力龍嶺迷窟拔山兮氣蓋世的氣魄。

            那男人一見虞美琳,翕嘴笑著說:“每日見你睡得那麼香,我崩壞都不忍心吵醒你!”

            虞美琳見這男子十分面熟,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見過?撓撓腦門說:“你是人是鬼?”

            男人笑著道:“我是異世的一縷孤魂!隻因想見你,便將魂魄附身在這面銅鏡裡!”

            真是鬼!還是個帥得不能帥的男鬼!呵呵!可是他找自己又是為瞭個什麼?

            思此虞美琳又沖著那男鬼說:“喂!我們又不熟,你找我做什麼?”

            那男人俊臉一沉,笑容迅即斂住。

            “虞兒!你當真連我項羽都不認識瞭?”

            項羽!那個西楚霸王項羽!

            虞美琳一怔,又聽聞項羽喚她的那聲虞兒,如遭雷劈似地往一邊閃躲。

            “這種玩笑不能亂開!帥鍋!我可不是什麼虞兒!我叫虞美琳!”虞美琳怯怯地說。

            項羽以為自己嚇著瞭她,又道:“你以前名字叫虞姬,我是你夫君,一直喚你虞兒!”

            虞美琳後退的腳步停頓瞭住。

            項羽、虞姬?他們都死瞭幾千年瞭!這男鬼與自己談論這些有什麼意思,就算自己前世是虞姬又如何?難不成他自己輪回不瞭,特來找上自己!

            不要,我可不願意陪他做鬼!

            虞美琳對項羽置之不理。

            項羽見她一臉不高興,又說:“虞兒勿怕!我隻是來看看你!想當年,我們愛得那麼深,那麼苦,死後還不能同穴!即便輪回百世,也憶不起當年!”

            這個虞美琳聽得明白。不是都說鬼魂投胎前要喝孟婆湯嗎?那孟婆湯下肚大香伊在人線觀看,自然誰都憶不起懲罰者1自己前世的事,這應該是好事啊!前世事前世畢,今生再憶前世,煩惱中再添煩惱,豈不是自找苦頭!

            項羽見她已走神,開口又說:“你肯定是不記得我瞭!我也不怪你!所以當年我沒有回地府,而是將魂魄附在這面銅鏡上!不想流落在外幾世,如今才到你手中!今日起,你我便在一起,再不分開!”

            項羽說著就來攥虞美琳的手,鬼魂的力氣極大,虞美琳根本不是他的對手,就這樣被項羽連拖帶攥地拉進瞭銅鏡。

            三生石前,項羽執起虞美琳的手,道:“都說三生石上記載著三世姻緣!可你我的姻緣偏偏隻有一世!下一世你可一定要來找我!”

            虞美琳嚇瞭一跳,急忙抽手,哪知用力過大,“當”一聲巨響,又一場惡夢驚醒。

            虞美琳見自己居然抱著面銅鏡趴在地上睡著瞭,鬱悶地想揍人。

            這一個晚上她竟然接連做瞭兩個夢,一個天上一個地上,中間醒來看鐘也是半醒不醒地,連她自己都被弄得恍恍惚惚,糊裡糊塗。

            見那銅鏡掉落在地,她趕緊將它拾起,一口氣裝進背包。

            今天她是無論如何要將這不祥的東西給送掉,管它多少錢,隻要有人就賣。

            等朋友回來,隨便找個理由敷衍她就是,大不瞭說掉瞭賠朋友點錢。

            好好的弄個什麼墳墓裡的舊貨給她,還讓她夜夜難安被那個自稱項羽的男鬼捉弄,她真是氣爆瞭。

            虞美琳鼻子連哼,刷完牙洗完臉連早飯都沒顧得上,就朝古玩市場跑。

            虞美琳見一傢比較大的古玩店四門大開,一頭鉆進去,將包裡的銅鏡取瞭出來。

            “老板這個要不要,價格可以個人所得稅商量!”

            那店老板聞聲戴著眼鏡出來,一瞧是漢代之前的東西,眼睛眨巴瞭幾下,又見那銅鏡後面刻著幾句古文,像是咒語一般,趕緊揮手說:“這個東西我們店要不起!姑娘還是拿走吧!”

            虞美琳被撲瞭冷水,臉色極不好看。

            可她不死心,又去幾傢小一點的店鋪兜售。

            同樣那幾傢店也對她搖頭擺手。

            兜瞭圈,沒有一個人願買。虞美琳敗氣地走出古玩市場,剛到市場門口,一輛豪車“吱呀”沖她來瞭個急剎。

            她一時沒穩住神,摔倒在地,包裡的銅鏡不時露瞭出來。

            金色的鏡面在陽光下閃閃發亮,金光蕩漾間一道道金波落進那下車男子的眼中,那男子勾嘴一笑。

            “你沒摔著吧雪中悍刀行?”

            虞美琳本就行事不順心裡窩著氣,此時又攤上這事,臉色已凍成冰:“你……”

            她本想說,你沒找眼睛嗎?

            可是一個“你”字剛出口,就被來人的面貌嚇得青灰一片。

            “鬼啊!”虞美琳驚叫起。

            項禹被眼前的女人逗笑起,彎腰將那面銅鏡拾起還給虞美琳。

            虞美琳瞟瞭眼銅鏡,壓根沒有伸手接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“大白天的那來那麼多鬼!看我面熟也不要驚成這樣!矣,這面銅鏡不錯,像似漢代之前的東西,你就這樣擱在外邊,不怕別人搶瞭去!”項禹笑道。

            虞美琳早就因項禹的出現,嚇得魂不守舍,此時正拿手遮著眼,從指縫裡瞧著面前人,見項禹身後拖著個黑黑的身影,這才舒瞭口氣。

            原來他是人!有影子!

            可是這相貌,竟然同鏡中的男鬼一般無二。這世上會有這般巧的事?

            虞美琳被自己的猜測嚇住,拔腿就走,連那面銅鏡尋夢環遊記也不想再要回。

            項禹見她一副落荒而逃地,拿起手中的銅鏡不覺搖搖頭。

            這個相逢場面一點都不好,都怪月老沒算好時辰就趕著讓他還魂,如今他還魂歸來,還沒把話說清,就將心上人給嚇走瞭!

            不過他不會放棄的,這一世他們註定是夫妻,有姻緣鏡在手,就是她逃到天涯海角他都會把她追回來!

            月老對他們摔壞姻緣鏡的懲罰,便是讓他們下界歷情劫。(完結)

            查看更多:《民間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