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girn'><strong id='girn'></strong></code>

  1. <dl id='girn'></dl>

        <i id='girn'><div id='girn'><ins id='girn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i id='girn'></i>

        1. <span id='girn'></span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girn'></fieldset><acronym id='girn'><em id='girn'></em><td id='girn'><div id='girn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irn'><big id='girn'><big id='girn'></big><legend id='girn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2. <tr id='girn'><strong id='girn'></strong><small id='girn'></small><button id='girn'></button><li id='girn'><noscript id='girn'><big id='girn'></big><dt id='girn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irn'><table id='girn'><blockquote id='girn'><tbody id='girn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girn'></u><kbd id='girn'><kbd id='girn'></kbd></kbd>
        3. <ins id='girn'></ins>

        4. 情湖鬼女之還債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    天還未亮,蒙蒙地籠著一層白霧,無邊無際地延伸到視野望不見的地方,像科幻片裡的幻境。
              腳下是一大片垃圾,自岸邊一直蔓延到湖水中央,淡淡的晨光中,密密麻麻地堆積著。
              小桂穿著一雙黑色大雨靴,踩在上頭。鞋子是父親的,有好幾年高壽瞭,邊上起瞭毛毛,混著露珠,卷著一小撮一小撮污垢。
              小桂的船拴在湖邊的一棵樹旁,她解開繩索,木漿一撥,垃圾們沉沉地分出一道口子。她像往常一樣把船開到一座山的凹陷處,速度放慢,隨後揮動鐵叉翻找。
              湖面上積著腐爛的食物、生銹的鐵制品、泡軟的木材,以及,她要找的東西——屍體。
              這湖原叫情湖,山叫月老山,相傳兩個相愛之人隻要同飲一口情湖水,一道走過月老山的千裡石階,便可相伴白頭。
              可小桂隻有在老人們的故事裡,才能見到還是藍色的情湖。在她的記憶裡,情湖是個死人湖,除瞭前來自殺的,以及她這個撈屍體的,沒人敢靠近半步。
              今天“行情”不好,忙活瞭大半天,隻撿瞭些塑料瓶,估摸著隻能賺到5元錢。
              日照當頭,小桂把木漿放平搭在船頭,拿出幾個粗面饅頭,就著白開水吃起來。
              現在是初秋,天涼瞭,風刮起一陣腐朽的酸臭味。
              吃完東西小桂又開始翻翻找找,倏然,鐵叉被什麼東西絆著瞭,她使勁甩瞭甩,沒甩掉。
              她把鐵叉拉起來,甩出一個紅佈條,濺起的黃色湖水在她腳下濕開一灘水漬,小桂皺瞭皺眉,又扯瞭扯,還挺沉,像是一個佈囊,幾十公分大小,被一堆枯枝爛葉纏著。
              小桂費瞭好大勁兒才把穿插一起的樹枝撥開,那佈囊被彈上水面,露出一個青白的臉——是個死嬰!
              沒死多久,皮肉還很完整。她想,不知道是被遺棄的還是不小心掉進來瞭,如果是前者,那麼她絲毫不能從傢屬那裡賺到一分錢。還是先撈上來再說吧。
              小桂今年十五歲,住在湖邊的一個村子裡,傢裡隻有一個因病重臥床不起的老父親相伴。父女倆的生活靠僅小桂每天拾荒賺來的錢維系。這拾的物品包括垃圾,以及死屍。
              小桂像往常一樣,用鉤子把屍體拖近,然後拴在船尾,拉到湖邊淺灘的一排石墩旁拴好,那裡是情湖和一條大河的交界處,如果屍體無人領取,便可剪斷繩索任其“隨波逐流”。而有傢屬認領的,小桂可從中拿到五千到一萬元不等的報酬。
              這份工作原本是小桂的老父親在做,幾年前老父親突然病倒,年幼的小桂子承父業,從此,村裡的人都叫她……
              鬼女!
              “鬼女,你爸的藥費啥時候給啊?”
              “就給,我今天賺瞭錢就給。”小桂在門口的水龍頭前搓瞭半天的手,道。
              對方是村裡小藥鋪的老板,往小桂的身後探瞭探腦袋,搖搖頭,叼著煙走瞭,邊走邊嘀咕著:“哎,又不知道哪傢的人死瞭!”
              死嬰一直沒被認領。
              這天小桂像往常一樣賣完塑料瓶回到傢,門口站著一個男孩,小桂認得,同村的,但兩人沒有過任何接觸,確切地說,村裡的人都盡可能的避免和小桂以及她父親來往,說他們賺的是死人錢,晦氣。村裡的小孩更是對小桂“敬而遠之”。
              男孩叫趙司,大夥都叫他阿四,因為他是他們傢第四個孩子,老么。
              阿四傢不算富裕,父母都是農民,幸好傢裡四個小孩學習都不錯,最大那個去年大學畢業,據說在城裡有瞭安穩的工作,今年還準備帶媳婦兒回傢過年。
              阿四比小桂小2歲,但是個頭已經比小桂高出許多。村裡的老人傢都很喜歡他,因為他個性好,學習好,農活幹得也不錯。這高個子和麥色的皮膚就是他經常參加勞作的最好證明。
              “小桂!”阿四叫住她。

              處於變聲期的男音有些沙啞,磨得小桂很不舒服,她瞥瞭他一眼,不做聲,自顧自地洗手。
              “鬼女!”他又喚瞭一聲。
              小桂抬起頭來,用一個從下到上的姿勢瞅他。
              阿四卻不說話瞭,往周圍看瞭一圈,又看瞭一圈。
              小桂不耐煩瞭:“有話快說!”
              阿四像是被紮瞭一下,目光急急忙忙收回,落在小桂臉上又趕快拿開。
              小桂懶得理他,轉身欲走。
              “誒!”阿四快步上前,手碰瞭一下小桂的衣服,沒拉,隻是示意她停下。
              “那個——”他說,“——你有沒有看到過一個娃娃?”
              小桂問:“什麼娃娃?”
              “就……就娃娃。”
              “死的?”
              阿四瞪大瞭眼睛,嘴巴張瞭又合上,又張開:“死……死瞭嗎?”
              小桂看瞭看他,悶頭率先往停屍的地方走,對方還愣在原地,她便不耐煩地催道:“走啊,看是不是你說的那個。”
              “啊?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