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l3g1j'></ins><dl id='l3g1j'></dl>

    <i id='l3g1j'></i>

      <code id='l3g1j'><strong id='l3g1j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acronym id='l3g1j'><em id='l3g1j'></em><td id='l3g1j'><div id='l3g1j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3g1j'><big id='l3g1j'><big id='l3g1j'></big><legend id='l3g1j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1. <tr id='l3g1j'><strong id='l3g1j'></strong><small id='l3g1j'></small><button id='l3g1j'></button><li id='l3g1j'><noscript id='l3g1j'><big id='l3g1j'></big><dt id='l3g1j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3g1j'><table id='l3g1j'><blockquote id='l3g1j'><tbody id='l3g1j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l3g1j'></u><kbd id='l3g1j'><kbd id='l3g1j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span id='l3g1j'></span>
          <i id='l3g1j'><div id='l3g1j'><ins id='l3g1j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l3g1j'></fieldset>
          2. 陰宅小醜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  午夜,棲鴉嶺,一陣尖細的喋喋抱怨聲從一個黑咕隆咚的山洞裡傳瞭出來:“我等得花兒都謝瞭,到底什麼時候能來個人?”

              一個男中音說:“急什麼?該來的總會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那個細嗓子搶茬道:“我能不急嗎?在這鬼地方我都等一百多年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這時,又傳出一個女子嗔怪的動靜:“祖魯,我警告你,再不找根針把嘴縫上,哼,就算來瞭人也不幫你演戲,讓你永遠留下來陪我們!”

              這日凌晨時分,黑八摸到瞭一個黑黢黢的山洞前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山洞有點兒詭異,就像一張餓極瞭的嘴巴,一口咬斷瞭黑八腳下的羊腸小道。黑八頓覺心頭發憷,本想原路返回,可一咬牙,還是鉆瞭進去。

              走著走著,黑八突然身子前傾,“咕咚”一聲摔趴在地。幸好,黑八的手機上安裝有照明電筒。借著手電筒發出的白光,黑八隱約看清瞭周遭的情形。

              絆倒他的,是道高出地面的門檻;“親”上門牙的,則是一張茶桌的犄角。由此可以斷定,有人以洞為傢,在這兒住過。

              “喂,有人嗎?”黑八邊喊邊四下踅摸。被開鑿成書櫥狀的洞壁上,擺放著些瓷碗陶罐等老物件,還有一座老式西洋座鐘。

              擦去厚厚的灰塵和亂糟糟的蜘蛛網,座鐘很快露出瞭本來面目。上端是鎏金拱門,下端是紫檀木座,整體構造非常典雅,黑八隨手一劃拉,還真從浮灰裡捏出瞭一柄古銅色的發條鑰匙。

              黑八剛將鑰匙插進發條孔旋瞭半圈,忽聽一聲高分貝的驚恐尖叫撞入瞭耳鼓:“爹,不要啊—”

              冷不丁傳來的這聲喊,登時駭得黑八頭皮發麻:“誰?”與此同時,黑黢黢的屋內乍然大亮,映出瞭三個人影。

              兩男一女,皆是晚清扮相。女子身穿盤扣白蝶袍,淚眼漣漣,看相貌也就十八九歲;被她護在身後的是個年輕男子,腦門鋥亮,腦後垂著根麻花辮。而橫在他們面前的,則是個手持長劍、怒容滿臉的中年男子。

              “不知羞恥的孽障,滾開。”中年男子冷聲呵斥。女子護得更緊,倔強回道:“我不,死也不。爹,都是女兒的錯,求你饒瞭他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做夢。”中年男子哼罷,寒光閃閃的劍身緊跟著刺瞭出去,“今夜,他必須死!”

  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  危急當口,黑八出瞭手。

              在出手前,瞅著三人的古裝打扮,黑八以為他們是在拍清宮戲,中年男子使用的也是道具劍,傷不瞭人,哪承想,年輕男子嚇得夠嗆,慌慌張張逃到瞭黑八身後。黑八抬起胳膊一搪,嗤,還真掛瞭彩。奶奶的,是真傢夥!黑八疼得直齜牙,從背包裡拽出從網上淘來的防身短棍來個腦後突襲,“咣”,隻一下便削暈瞭中年男子。年輕女子先是一怔,緊接著撲去,抱住瞭昏厥的中年男子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是誰?”年輕男子顫聲問。

              黑八反問道:“那你是誰?你們在玩什麼鬼名堂?”

              年輕男子驚魂未定,大喘著粗氣說他姓亓,在亓姓傢族他這一輩人中排行十二,故名亓十二;女子姓楚,叫雨蝶,是他的心上人,被打暈的那個老頑固是她親爹。此前,他幾次夜會雨蝶,均來去安然,但方才迷糊過頭,不慎被素來嫌他傢貧沒本事的楚老爹逮個正著。

              黑八瞥瞭眼雨蝶,笑謔道:“你們穿成這樣,也算制服誘惑吧?太紮眼,不被抓才怪。哦,我愛玩花式九球,玩傢都管我叫黑八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原來是黑兄弟,多謝黑兄弟幫忙。”亓十二拱拱手說,“請問,什麼叫制服誘惑?花式九球?你又為何來棲鴉嶺?”

              瞅著亓十二的疑惑神情,www.5aigushi.com黑八不由得犯瞭嘀咕:這溜進人傢裡扯淡的哥們兒,不像是在裝傻充愣。這時,亓十二又往前湊瞭半步,聲音低得隻有兩人能聽見:“黑兄弟,請借一步說話。”

              處在山洞東側的房間,當是楚老爹的臥房。進門,插門,亓十二輕車熟路直奔床榻,從床下拽出瞭一隻木箱。

              木箱上瞭鎖,是那種老式將軍鎖。亓十二懶得找鑰匙,用棉被裹住鎖頭,抓起榔頭砸瞭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箱內裝的居然是光閃閃的金條,一字兒排開總共有八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