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220c5'></i>
<acronym id='220c5'><em id='220c5'></em><td id='220c5'><div id='220c5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220c5'><big id='220c5'><big id='220c5'></big><legend id='220c5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• <dl id='220c5'></dl>

      <i id='220c5'><div id='220c5'><ins id='220c5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span id='220c5'></span>

        <code id='220c5'><strong id='220c5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<ins id='220c5'></ins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220c5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1. <tr id='220c5'><strong id='220c5'></strong><small id='220c5'></small><button id='220c5'></button><li id='220c5'><noscript id='220c5'><big id='220c5'></big><dt id='220c5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20c5'><table id='220c5'><blockquote id='220c5'><tbody id='220c5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220c5'></u><kbd id='220c5'><kbd id='220c5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保姆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9

              文惠是市裡的大三學生,傢裡窮,暑假就留在城裡打一份短工,掙點零花錢。這天,文惠在一傢職業中介所被一個女人看中瞭。女人叫權聰,臉很白,頭發很黑。她在不大的中介所裡轉瞭一圈,似乎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,最後,目光落在角落裡文惠的身上。那一刻,兩個女人的眼裡都閃過瞭希望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權聰一邊上下打量著文惠,一邊坐在瞭文惠身邊,她說:姑娘,你多大瞭?傢在哪啊?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文惠趕忙回答:我二十二瞭,傢在外省,您別看我年輕我很能吃苦的。權聰似乎很滿意,微微點瞭點頭,說:這樣吧,我雇你瞭,月薪一千。我要你去照顧我媽,不過她這裡有點問題。她說著,指瞭指腦袋,你幹嗎?”“瘋子!文惠不傻,她清楚權聰的意思。文惠見過瘋子,她對那東西有一種沁骨的恐懼。她的老傢就有一個瘋女人,每天披頭散發地坐在村口的黃土路上傻笑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有一次,文惠回傢的時候,那個瘋子忽然就撲向瞭她,瘋子一邊傻笑一邊掐住她的脖子,動作出奇的快。那是一個深夜,她趕山路的時候崴瞭腳,和一起上學的夥伴掉瞭隊,所以很晚才趕到村口。那一次,同村的一個大人偶爾經過趕走瞭瘋子,救瞭她。也就是從那天起,她對瘋子有瞭更深刻的認識相比正常人而言,瘋子其實更恐怖,你永遠猜不到他們下一步要做什麼,他們就像一顆無法預料爆炸時間的炸彈。在文惠不知所措的時候,權聰似乎看出瞭文惠的顧慮,她很高明地拿出瞭一沓錢,說:如果你答應的話,這些當作預付工資。文惠心動瞭,工作的機會不是想有就有的,何況雇主真的很大方。她終於接過瞭錢,用力點瞭點頭。
                2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權聰傢在市外的郊區有一套農味實足的小院子。不過這院子的坐落地實在偏僻,附近竟然沒有一戶鄰居,孤零零地就像一個背離人群的瘋子。文惠有些後悔瞭,她不喜歡這種偏僻的地方,她一直希冀權聰會帶她去高級別墅幹活。事實上,權聰確實不住在這裡,她在市區真的有一套別墅,她一個人住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那是文惠第一次見權聰的母親,那個女人並不像個瘋子,她和權聰一樣,臉長得很白,頭發長得很黑,習慣笑容滿面。這讓她一直揪著的心,多少放下一些。她管女人叫權姨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那個晚上,權聰吃完晚飯才走,走之前,她向文惠交代瞭一些事情。權聰將文惠臥室的大門緊閉,拉著文惠坐瞭下來,很認真地說:今天起,我媽就全權托付給你瞭。文惠意味深長地說:為什麼不讓權姨和你住一起呢?你看,這樣我既可以照顧權姨的生活,也可以照顧你的生活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我習慣一個人住。權聰揮瞭揮手,我的工作很忙,無法照顧我媽。對瞭,還有一點,你千萬別去找我,我我不想讓別人知道我媽瘋瞭的事情,畢竟傢裡有個瘋子,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文惠覺得權聰說的是廢話,因為她根本就沒有告訴自己別墅的地址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文惠想瞭想,說:那如果有事,我怎麼聯系你?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權聰掏出紙筆,寫瞭一個手機號遞給文惠:有事就打我手機,不過,最好還是別打攪我。文惠收好號碼,還是有些擔心:聰姐,我能問問權姨是怎麼瘋的嗎?權聰嘆瞭口氣,說:這事回頭再說吧。她轉身離開,打開門的剎那,好像突然想起瞭什麼,卡在門縫中,頭也不回地說:對瞭!有一件事忘記囑咐你瞭。文惠不解地問:什麼事?”“一個問題。權聰說,記得問我媽一個問題,隨時都要問,問題是,花是什麼顏色的。
                3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幾天來,文惠努力和這個權姨相處著。她每天都小心翼翼地,盡量不讓自己再重復童年時的恐怖經歷,漸漸地,她發現權姨似乎沒有她想得那麼可怕。權姨的生活很簡單,作為一個瘋子,她除瞭吃飯就是睡覺,當然,還有一件瘋子們都會做的重要事情發呆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權姨經常對著花發呆。那是一盆綠色的仙人球,長滿不懷好意的利刺,好像半顆人腦袋,正在努力地從厚實的土中鉆出來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權姨發呆時,可以坐在椅子上盯著那盆花一動不動地看一個多小時。有一次,文惠晚上去小解,路過權姨房間時,發現權姨的鼾聲消失瞭。她覺得作為保姆她有職責查看一下權姨是否睡著瞭,她躡手躡腳地打開瞭權姨的房門,從門縫中窺去。房間裡是鋪天蓋地的黑暗。權姨果然沒有睡,她正坐在椅子上,一動不動地對著仙人球發呆,還在呢喃著什麼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文惠覺得奇怪,她豎起耳朵,好奇地聽著。權姨吐氣一般重復著兩個字:女兒女兒文惠突然感覺頭皮一陣毛乎乎的,她沒敢進去。她總覺得權姨那晚有些不對勁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那晚,文惠好不容易睡著之後,做瞭一個夢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夢中是全新的一天,她和權姨坐在沙發上看電視。她看著看著就睡著瞭。等她再醒過來的時候,驚訝地發現權姨不見瞭。她跑出房門,急得在院子裡轉圈子,天地之間一片白茫茫,根本沒有權姨的影子。風突然呼呼地刮瞭起來,隱隱約約中夾帶著一絲聲音,她愣怔瞭一下,順著聲音向後院走去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她仔細聽,果然如此,有一個女子在風中呢喃:媽媽媽媽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她沖到後院,卻一下傻瞭。後院什麼人都沒有,隻在院子中央擺放著那盆毛刺刺的仙人球。她皺起眉頭,但很快就打瞭個冷戰那半顆人腦袋一般的仙人球上,竟然長出瞭一個嘴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綠色的嘴唇上下開合:媽媽這個夢不血腥,卻讓文惠出瞭一身冷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