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iuiop'></span>

    1. <fieldset id='iuiop'></fieldset>

      <code id='iuiop'><strong id='iuiop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i id='iuiop'><div id='iuiop'><ins id='iuiop'></ins></div></i><ins id='iuiop'></ins>

    2. <tr id='iuiop'><strong id='iuiop'></strong><small id='iuiop'></small><button id='iuiop'></button><li id='iuiop'><noscript id='iuiop'><big id='iuiop'></big><dt id='iuio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uiop'><table id='iuiop'><blockquote id='iuiop'><tbody id='iuio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iuiop'></u><kbd id='iuiop'><kbd id='iuiop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dl id='iuiop'></dl>
        <acronym id='iuiop'><em id='iuiop'></em><td id='iuiop'><div id='iuio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uiop'><big id='iuiop'><big id='iuiop'></big><legend id='iuio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i id='iuiop'></i>

          紅色的人心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5

            人的心為什麼是紅色的?因為浸在血中.從出生開始,我就知道自己註定無法與周圍的人相容.因為我的整個生命都浸在血中.

            在夢中不斷出現的,是那一世許瞭我未來的眼神,哀哀切切地徘徊不去.而我,總是冷冷清清地轉過身去,隻留背影映在那千呼萬喚的眸中.父母師長都責備我是個太過冷漠的孩子,我也不爭辯,隻是淡淡地回到房間,面對閃爍幽幽綠光的電腦屏幕,敲擊著記憶的一幕幕過往.

            六歲時,父母回到傢,發現我在安安靜靜地看電視裡播放的電影:纖柔的白衣女子,連聲驚呼也不及便被心愛的人分成瞭支離破碎.我依然還記得那男子凝視著手中寒冷刀鋒時的溫柔眼神,用手指輕撫過薄刃,一串滑潤的血珠沿著優美的弧線滴落.看到父母的驚愕神情,我向他們微笑瞭.從此,父母再不敢讓我一個人在傢,把我送到瞭祖父那裡.上瞭學,學校中的一切完全沒有吸引力,同學不願和孤僻的我說話,上課時我也很少聽講,隻是一直望向窗外,有一棵芙蓉樹,雖然很老,仍能開出燦爛的花,紅得怖目.聽說那是因為有人在樹下割腕自盡,樹根浸瞭血的緣故.雖然不聽課,也很少做作業,奇怪的是,我居然能順利升學,盡管成績並不好.因為搬傢到城市的另一端,我上瞭另一所學校.

            離開瞭芙蓉樹,我開始連續不斷地做同一個夢.夢中陽光明媚,我獨自一人,站在以前住過的樓前,從第一個單元開始,一傢一傢,一人一人地殺戮.到處都是血.我的手上,身上,臉上,流滿被殺的人的血和自己的血,可周圍的一切依然很清晰,從未有過的那麼清晰.

            我清晰地看到血泊中一片混亂狼籍,身邊滿是殘肢斷臂,隻是連我都分不清哪部分是哪個人的.散落的內臟蜿蜒著纏繞在傢具器皿上,似乎猶自在蠕動.剛剛還在我手上不堪一擊的生命竟能頑強到如此地步麼?被肢解的人雖然已身首異處,卻仍用呆滯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我.看著我做什麼?想找你的手腳還是心肺?抑或是……想記住我沾血的蒼白容顏?我拿的隻是一把小小的折刀.有時侯刀鋒逆回來切在手上,卻不痛,我看著手上淌下的血,反而把刀鋒向深處壓去,更深些,更深些才好.

            可為什麼總是不痛呢?終於還是有累的時候,我坐在樓前的長凳上喘息.忽然間來瞭幾個同學,親熱地和我打招呼.我喘不上氣,說不出話,他們也不覺得奇怪.血,濃稠地,淒艷地,大片大片地自樓梯上如瀑佈一般流下來瞭.“怎麼回事?咱們去看看吧.”他們在說.我害怕,害怕,他們會發現的,會發現那許多零亂的人的肢體.別上去,求你們瞭,別上去,可他們不聽我的,他們聽不見我的喊聲,我喊啊喊啊,極力想阻止他們,可站不起來.我想

            幹脆殺瞭他們,可沒力氣.可我不想殺瞭,不想殺瞭,別逼我,我不想殺瞭!血流下來瞭,流到我的眼前瞭,流到我的腳邊瞭.我的恐懼到瞭極點,不知哪來的力氣,大叫一聲跳瞭起來,拼命地向公路上跑去,那些同學也在我身後跑,跑,跑.耳中隻聽得他們驚慌失措的叫聲.我說過不要上去的,我說過的.是他們不肯聽我的才會變成這樣,不怪我,不怪我,真的不怪我!我猛地醒瞭.

            窗外陽光正燦爛,就如夢中一樣.心猶自在狂跳,我用冰冷的顫抖的手拉開窗簾,陽光一下子灑在臉上,好燙.夢魘就像泥沼,愈掙紮便陷得愈深.一次又一次地在夢中重復著血腥,我再不敢輕易睡覺,每晚倔強地盯著不知所雲的電視到雪花閃爍,但倦意怎生壓得下?於是心開始變冷瞭,越來越冷,冷得我從心裡開始打寒顫.原先夢裡的那雙眼眸也早就消失不見.那種心裡的血,心裡的冷,沒有人看得出.我根本是被周圍的人所拋棄嗎?

            我凝視著雙手錯綜復雜的掌紋,仿佛又聞到瞭那股血腥的味道.走在路上,看到一個人被迎面而來的汽車撞飛,後又碾過,身體呈“大”字平鋪在地上,被撞到被碾過的地方都癟瞭下去,露出慘白的碎骨,暗紅的殘肌,斷裂的動脈正汩汩地傾瀉,汽車的輪胎印因為沾瞭血跡而分外清晰.人們在他身邊圍成瞭一個不規則的圓形,用冰冷的嗜血的眼睛貪婪地吞噬著這難得的美景.那個人還活著麼?還有知覺麼?還能感覺到生命隨血液流失麼?

            那血該是很快就不會再流的吧?在周圍的寒意中該是很快凍結的吧?我孤零零地站在圍觀的人群中,毫無表情,良久才漠然地轉過身,卻遇上一雙漂亮的眼睛,澄清明凈,深處帶著仿佛是湛藍色的憂鬱,正瞪得大大地瞧著我,仿佛很驚訝.這時,我忽然很想笑.後來擁有這雙眼眸的男孩對我說:“那時你的表情真可怕.”“是嗎?”我淡淡地道,“什麼表情?”

            “完"""全沒有表情.”他用誇張的語調說,然後是燦爛如陽光的笑容.你隻註意瞭我麼,親愛的?難道沒有註意到我身邊的那些興奮到充血的眼睛?你比從前是天真的多瞭,這一切不都是你教給我的麼?

            第一次看到那漂亮眸子的男孩時,我便認瞭出來是他,現在的他很快樂,他很幸福,有親人,有愛情,有朋友,認識我這樣一個蒼白恍惚的女孩對他來說是很新奇的經驗.他從來沒有過不幸,那麼眼中那份湛藍的憂鬱是怎麼來的呢?我知道.因為他是那個人.那個人總是不快樂的,當然有一雙憂鬱的眼睛,所以現在的他也有,所以分別瞭這麼久我仍能認出來.隻是,除瞭第一次見面時,我從來沒有直視過他的眸子.從前聽說一個故事,一個男子在黑暗的幽巷中攔截陌生人,尋找一雙海水般的藍眼睛,好把它們挖出來帶給自己的愛人.我沒有愛人.那雙眼睛應該是屬於我的.前世他欠瞭我一個未來,現在是收回的時候瞭.

            我研究著自己凌亂模糊的掌紋,斷瞭又續,續瞭又斷,分出無數的歧路,終於還是沒能走遠就消失瞭.那就是現在.他不會知道,我的整個生命都浸透鮮血.因為他.我開始找他玩,和他的女朋友一起談天說地,我知道他的心裡隻有他女朋友,正如我心裡隻有寒意與血.我微笑著看他和她的親熱甜蜜,看他燦爛如陽光,她柔美如清泉的笑容.天氣預報說,今天會下雨.於是我撥通瞭他的號碼.“什麼事啊?幹嗎這麼神秘非要在這兒見?”

            當他來到我指定的地點,好奇地問道.雖然沒有風,芙蓉樹卻在凝固的空氣中一陣簌簌顫抖.有什麼可怕的呢?你不是都看到過瞭麼?如今,不過是重演一遍而已啊.我終於有勇氣直直地看進他的眼裡,看進那份湛藍的憂鬱.那雙眼睛是屬於我的.“你的眼睛真漂亮……第一次看見時,我就這麼想.”我看著他眼中的影像.那個和我一般無二的女孩正沖著我漠然地微笑.“你……”他的話沒能說完,再也沒有機會說完瞭.

            我不知道我做瞭什麼,更不知道是怎麼做的.隻是當我平靜下來之後,他已經倒在瞭地上,血,紅如芙蓉花的血正從唇邊不住滲出,他的臉卻比雪還白.我凝視著手裡的寒冷刀鋒,用手指輕撫過薄刃,一串滑潤的血珠沿著優美的弧線滴落,滴落到他蒼白的臉上,和他的血交融在一起.下雨瞭,天氣預報居然很準,真的下雨瞭.大顆大顆的雨打下來,打在刀面上錚錚作響,打到他臉上便溶開瞭濃鬱的鮮血,把亮紅變成瞭淡粉.他的生命,我的生命,都一如芙蓉花般短暫.

            “你欠的未來,我收回瞭.”我在他耳邊輕輕地道.雖然他漂亮的眸中已沒瞭光彩,那份湛藍也迅速褪去,但他仍能聽得見,聽得懂.我知道.前世,他在那蒼老的芙蓉樹下許我,在那芙蓉樹下負我,我便在朦朦的雨絲中用我的血祭瞭花神.

            當魂魄最後一次漠然回顧地上洇開的漫漫淒艷中浸濕的芙蓉花,就已知道這一世的身軀不過是尋他的道具.既已尋到,戲自然隻剩瞭結局.我捧著他的眸子,在芙蓉樹下,用纖細柔弱的手指刨開堅實暗黑的土壤,連同我的心一道掩埋,再如前世一樣割開手腕,讓血滲入大地.那雙眼神一如夢中,哀哀切切地徘徊不去,我冷冷清清地轉過身,隻留背影映在那千呼萬喚的眸中.一朵嫵媚的芙蓉花飄落下來,我伸出傷痕累累,兀自滴著血的手接住,微笑瞭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