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7vust'><strong id='7vust'></strong><small id='7vust'></small><button id='7vust'></button><li id='7vust'><noscript id='7vust'><big id='7vust'></big><dt id='7vus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7vust'><table id='7vust'><blockquote id='7vust'><tbody id='7vus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7vust'></u><kbd id='7vust'><kbd id='7vust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7vust'><strong id='7vust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acronym id='7vust'><em id='7vust'></em><td id='7vust'><div id='7vus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7vust'><big id='7vust'><big id='7vust'></big><legend id='7vus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i id='7vust'></i>

    1. <dl id='7vust'></dl>

        <span id='7vust'></span><ins id='7vust'></ins>
        <fieldset id='7vust'></fieldset>
        <i id='7vust'><div id='7vust'><ins id='7vust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民間鬼故事:媒人之死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3

            民國實行保甲制度,黎綱是伏龍鄉水井灣保長,負責村裡人的安全。冬至後第五天,山那邊的甲長大胡子冒雨趕來,說:胡老漢急瘋瞭!纏著我鬧!

            胡老漢的女兒胡蘭冬至出嫁,對象是市集李傢兒子,本來前天應該回門,胡老漢等瞭一天也沒見女兒女婿來。他急匆匆找上李傢,竟發現李傢獨子才3歲,他們堅決否認結親一事。於是,胡老漢找到大胡子,發動全村人尋找,結果連個鬼影都沒找到。

            黎綱一聽,趕緊組織人出去尋找。不久,老花回來報告,說在通往集市必經的竹林外發現瞭可疑的鞋印。在場的人一聽,臉都白瞭。那片竹林裡原本住瞭一個名叫水生的光棍,今年大雪這天,夜裡被凍死在傢裡。

            莫不是水生在作祟?大胡子說。恐怕是水生死後冤魂不散,把胡蘭拐去陰間做媳婦兒。

            黎綱攜眾人來到竹林,見竹林裡果然有三組鞋印,樣子卻十分奇怪,三組腳印並成一排,三對鞋印,每一對鞋印都是左右兩隻腳並在一起。中間的草鞋印長而大,是男人的腳留下的,兩邊是兩組女人的小腳鞋印,鞋印最後果然延伸到水生的住處。

            他們是跳著走的?大胡子臉色煞白。黎綱不語,故作鎮定。

            屋裡濕漉漉的稻草底下掩著花棉襖。大胡子往前一撥稻草,胡蘭青黑色的臉出現在眾人面前,旁邊還躺著一具男性腐屍,正是水生。

            村裡擔心水生再出來作祟,湊錢請來大師作法。黎綱不以為然,竹林裡分明有三組鞋印,進竹林的還有王媒婆。竹林另一邊也沒有走出去的鞋印,說明王媒婆沒能脫險。水生殺瞭人,為何偏把王媒婆的屍體藏起來?

            王媒婆活不見人死不見屍,但她孤傢寡人,村裡找瞭幾天,沒結果隻好作罷。

            黎綱回傢時,妻子湘君讓他過去試新鞋。黎綱穿上自己的鞋在屋裡走瞭幾圈,說:真合腳!說完這句話,他突然愣住瞭。

            水生的屍體是赤腳,又怎麼走出草鞋鞋印呢?在竹林時,黎綱就覺得那三組腳印不對勁,那明顯是一個大活人挑著兩具女屍在竹林裡跳著走形成的,所以中間男人的鞋印非常深,而兩邊女人的鞋印淺。有人殺瞭胡蘭和王媒婆,趁著天黑把屍體藏在竹林,又挖出水生的屍體,做成水生鬼魂殺人的樣子。殺人的是胡老漢!

            大胡子撞破胡老漢傢門時,胡老漢在傢裡喝酒半瘋半癡。大胡子在灶前的灰堆裡找到一雙草鞋,旁邊還有一條帶血的扁擔,他們把鞋和竹林裡還沒有被破壞的鞋印一對比,果然是胡老漢的鞋印。

            胡老漢早年喪妻,與女兒相依為命,到他傢說媒的人都被他趕跑瞭,胡蘭一直敢怒不敢言。冬至那天,王媒婆來他傢說媒,他要把王媒婆掃地出門,誰知女兒這次死活不依,與他哭鬧,他一氣之下失手掐死瞭女兒,隨後用扁擔敲死瞭逃跑的王媒婆,趁著天黑把屍體弄去竹林,把兩具屍體綁在扁擔兩頭,做出三個人跳進竹林的鞋印。之後又挖出水生的屍體,裝作水生陰魂作祟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放屁!竹林裡根本沒有王媒婆的屍體!你自己也看見瞭!大胡子呵斥。殺人我都認瞭,騙你還圖什麼?胡老漢道。

            他說得有道理。黎綱想想說,你和李傢有仇怨?為什麼說女兒嫁到他傢?

            王媒婆就是為李傢來說親的嘛。胡老漢回答。李傢獨子才3歲。黎綱道。

            等等,大胡子突然說,老黎,老李大兒子要是活著,今年也該娶媳婦瞭。

            陰婚?黎綱忽地想到本地鄉俗,但凡丁巳日生的男子夭亡,若不為他結一門陰親,配一個壬申日,也就是冬至出生的媳婦,這傢便會傢宅不寧,會死人的,而胡蘭正是冬至出生的。

            王媒婆傢是兩間用竹篾片編在一起,上面糊上泥架起來的串架房。兩間房,外面放著桌椅,裡屋放著堆滿衣服的床和一個立櫃,立櫃裡面有一個掛著鎖的箱子。

            黎綱抱出箱子放在床上,準備找工具撬開。一隻大老鼠忽然從床底下鉆出來,踩著黎綱的腳背跑過去,一股腐臭傳出。黎綱蹲下身,撩開床單,一具白骨赫然出現,白骨上竟穿著王媒婆的大花襖!可看白骨的樣子,死瞭至少20年。難道這20多年以來都是一個鬼在伏龍鄉做媒?所以才找不到屍體?

            黎綱逐漸冷靜下來。王媒婆的後腦勺有一個彈孔,子彈為土槍發射,有人在王媒婆背後開槍殺瞭她?

            黎綱撬開箱子上的掛鎖,裡面是兩本冊子,分別記著王媒婆這些年說過親的男女姓名和生辰八字。

            果然,黎綱在冊子中發現瞭李傢死去大兒子的名字。他接著往下翻,發現經王媒婆撮合的陰婚竟有六對之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