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m1vzo'><strong id='m1vzo'></strong></code>
  1. <i id='m1vzo'></i>

    <acronym id='m1vzo'><em id='m1vzo'></em><td id='m1vzo'><div id='m1vz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1vzo'><big id='m1vzo'><big id='m1vzo'></big><legend id='m1vz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2. <tr id='m1vzo'><strong id='m1vzo'></strong><small id='m1vzo'></small><button id='m1vzo'></button><li id='m1vzo'><noscript id='m1vzo'><big id='m1vzo'></big><dt id='m1vz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1vzo'><table id='m1vzo'><blockquote id='m1vzo'><tbody id='m1vz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1vzo'></u><kbd id='m1vzo'><kbd id='m1vzo'></kbd></kbd>
  3. <dl id='m1vzo'></dl>

    <span id='m1vzo'></span>

      <fieldset id='m1vzo'></fieldset>
    1. <i id='m1vzo'><div id='m1vzo'><ins id='m1vzo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ins id='m1vzo'></ins>

          小心紅線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0

            我給你姻緣

            今天,譚曉磊徹底不想活瞭。

            從18歲開始,他的戀愛就沒有成功過。第一個女友和別人跑瞭;第二個女友嫌他沒有男子氣概;第三個女友說他學歷太低……每一次分手,他都用“我的緣分還沒有到”來安慰自己。可是今天,他最愛的一個女生又和自己分瞭手,他無論如何也想不通。他覺得自己註定要孤老一生瞭,於是,他想到瞭死。

            打開窗子,外面是一片藍藍的天。遠遠看去,窗下的人和車都像螞蟻一般微不足道。他對自己說:“跳下去吧,跳下去就一瞭百瞭瞭。”

            突然,一隻手從窗外抓住瞭他的腳踝,他全身一個激靈——因為在這十幾層的高度,是不可能有人趴在窗子上的。但他低頭一看,真的有人趴在窗臺上。

            “媽啊!有鬼!”譚曉磊嚇得急忙把腳收瞭回來。

            窗臺上那人仰起蒼白的臉,對著譚曉磊微微地笑瞭:“你都已經不想活瞭,難道還怕鬼?其實我不是鬼,我是紅線靈。說白瞭,就是你們人間常說的月老。我看你怪可憐的,決定送你一段姻緣,怎麼樣?”

            譚曉磊才不信這種鬼話呢,他不斷地後退,還威脅說要報警。

            “你連死都不怕,還怕被我騙?”紅線靈一臉不屑,“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,你腹部肚臍上方有一道暗紅色的細線胎記。那道胎記叫作‘斷紅線’,正是它把你的紅線姻緣切斷瞭。”

            譚曉磊大吃一驚,他肚子上確實有這麼一個東西。看來,面前這個男子不是一般來頭,更何況,自己本來就是要死的人瞭,還有什麼可怕的呢?想到這裡,譚曉磊的態度頓時軟瞭下來。他擺出笑臉,請紅線靈給自己一份姻緣。

            但是紅線靈卻嚴肅起來:“因為你有‘斷紅線’的胎記,所以你的姻緣註定不能像普通人那樣美滿和順利。如果和你有姻緣的女子,都是一些怪人,你願意嗎?”

            “不會是醜八怪吧?”男人畢竟是視覺動物,譚曉磊最關心的還是相貌問題。

            “不醜不醜,”紅線靈保證道,“不過,你要仔細分辨。第一,要分清哪個女人是你的姻緣;第二,要分清她們是……”

            說到這裡,紅線靈諱莫如深地笑瞭一下,補充道:“先換換風水吧。我給你弄瞭套新房子,你寫個廣告說招人合租。租瞭新房子,你的姻緣就不遠瞭。”

            紅線靈從口袋裡哆哆嗦嗦地掏出瞭三根紅色閃光的線,遞到瞭譚曉磊的手裡。他說,隻要譚曉磊把其中一根線遠遠地拋出去,線就會自動拴住一位和譚曉磊有緣分的姑娘。那個姑娘會在命運的指使下住進譚曉磊的新出租屋裡,兩個人就可以開始甜蜜的愛情瞭。不過,無論那個姑娘是什麼樣的,譚曉磊一定要好好愛她,因為他這輩子隻有三根紅線的機會。

            聽瞭這話,譚曉磊興奮得跳瞭起來。馬上就有女朋友瞭,而且還跟自己住在同一個屋子裡,傻子才不笑呢。

            此時此刻,譚曉磊再也不想死瞭!

            我房間裡有個電

            據說紅線拋出之後就會隱形,再也看不見。於是譚曉磊鄭重地把紅線拋出去,向著它消失的地方不住地眺望。

            傍晚,居然真的有人敲門。譚曉磊沖過去一看,隻見一個白凈可愛的姑娘立在門口,目光怯怯的,非常惹人憐愛。她說:“我叫韓露露,聽說你要招租,我……我可以嗎?”

            譚曉磊心知這是自己的緣分,急忙把韓露露讓進房間來。譚曉磊熱情地給韓露露佈置臥室,準備吃喝,貼心得像一個專職的保姆。也許是紅線真的很靈,這個姑娘看譚曉磊的目光越來越溫柔,兩個人含情脈脈。

            第一個夜晚,譚曉磊興奮得翻來覆去睡不著,心裡想的全都是隔壁屋的姑娘。

            快到午夜時分,他突然聽到瞭一陣敲門聲,韓露露弱弱的聲音響起:“你睡瞭嗎……我……我害怕。”

            譚曉磊剛把門打開一條縫,韓露露就猛地撲瞭進來,帶來瞭一陣冰冷的風。她說她在屋子裡不敢睡,總是覺得屋裡有鬼。無論譚曉磊怎麼安慰,韓露露都堅持說屋裡有鬼。她說她感覺到那鬼跟著她一起動作,她睡的時候鬼也睡,5aigushi.com她起來的時候鬼也起來,甚至她睜開眼睛的時候鬼也跟著一起睜開瞭眼睛。

            譚曉磊懷裡抱著韓露露軟軟的身體,心裡早已樂開瞭花,沒想到這麼快就能占到便宜。但是還沒等譚曉磊把嘴唇貼到韓露露的臉上,韓露露突然驚恐地說:“你是不是不相信我?”

            “我不是不相信你,我是覺得這個世界是沒有鬼的。”譚曉磊說這話的時候,突然想到瞭紅線靈,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睜著眼睛說瞎話。

            韓露露推開瞭譚曉磊,像是受到瞭很大的傷害:“我真的不騙你,我從小就跟別人不一樣,別人看不見的東西,我都能看見。如果你不信,我給你講講我的故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