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l id='z7p6'></dl>
    2. <tr id='z7p6'><strong id='z7p6'></strong><small id='z7p6'></small><button id='z7p6'></button><li id='z7p6'><noscript id='z7p6'><big id='z7p6'></big><dt id='z7p6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z7p6'><table id='z7p6'><blockquote id='z7p6'><tbody id='z7p6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z7p6'></u><kbd id='z7p6'><kbd id='z7p6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code id='z7p6'><strong id='z7p6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i id='z7p6'><div id='z7p6'><ins id='z7p6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z7p6'><em id='z7p6'></em><td id='z7p6'><div id='z7p6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z7p6'><big id='z7p6'><big id='z7p6'></big><legend id='z7p6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i id='z7p6'></i>
        1. <ins id='z7p6'></ins>

          <span id='z7p6'></span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z7p6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鄉村怪談之蛇臭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8

              山裡的公路崎嶇不平,汽車行駛在上面,一路顛簸。路兩邊是高高低低的灌木叢,實在沒有風景看。魏明坐在副駕駛位置上,昏昏欲睡。

              “還要多久才能到河灣呀?”魏明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一個小時左右吧。”項東說。

              兩人正在閑聊,前方路上忽然出現兩條蛇,正在橫穿公路。魏明一看,頓時來瞭精神,叫道:“看,那兩條蛇,快軋!”項東腳踩油門,汽車忽地一聲,向前沖去。

              汽車停下,兩人回過頭來,隻見一條兩米多長的蛇躺在路邊,蛇身金黃,頭被車輪壓得稀爛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蛇可真大!晚上可以打牙祭瞭。”魏明撿起地上的死蛇,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可惜跑瞭一條,不然就有兩個蛇膽瞭。”項東隨聲附和。

              “啊!”後面忽然傳來一聲尖叫。

              兩人回頭一看,兩個女孩不知什麼時候下瞭車,看見魏明手裡的蛇,嚇得花容失色。

              “快扔掉,嚇死人瞭!”劉菁叫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有什麼好怕的?如果怕,你晚上就別吃。”魏明把蛇放進車子的後備箱。

              “小心遭報應,據說蛇都是有靈性的。”譚雅嚇唬魏明,、“你看這蛇”渾身金光閃閃,一看就是修瞭道的,遲早會變成美女蛇來找你報仇

              魏明聽得心裡有些發毛,不禁感覺身上涼颼颼的,猶猶豫豫地關上瞭後備箱。

              車子重新啟動,四人困意全消,一路上說說笑笑。沒多久,他們就到瞭河灣。

              夕陽斜下,河水清澈見底,波光粼粼,果然是野營度假的好地方。四人搭好帳篷,架好柴火,取出鈰碗瓢盆,就準備燒烤晚餐。

              魏明、項東拿出那條蛇,走到河邊,剝瞭皮,洗涮幹凈。陽光下,蛇肉潔白,近乎透明。蛇被剁成段,放進盛瞭水的鍋裡煮瞭起來。沒過多久,香昧就從鍋裡飄出。魏明和項東嘗瞭嘗,隻覺得鮮美異常。

              “可以開飯瞭咯!”項東沖著在遠處正在照相兩個女孩大叫。

              兩個女孩往回走著,忽然聞到從前方飄來一股臭昧。

              “什麼昧兒呀?這麼臭。”劉菁問譚雅。

              譚雅用力嗅瞭嗅,隻覺一股惡臭沖進鼻腔,令人作嘔。兩人回到帳篷邊上,覺得臭味越發濃重,忍不住捂著嘴鼻。

              “快來聞聞,這蛇湯真香呀!”魏明掀起鍋蓋。

              劉菁和譚雅走到鍋邊,隻見鍋裡的湯,黑乎乎,濃稠稠,宛如墨汁一般,咕嘟咕嘟翻滾著,散發出屍般的惡臭。兩個女孩急忙跑開,嘔吐得一塌糊塗。

              魏明和項東走過來,問道:“你們怎麼瞭?”

              劉菁指指鍋,強忍著說:“臭。”才說完,又忍不住嘔吐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魏明和項東面面相覷,覺得不可思議。明明鮮美的一鍋湯,怎麼兩個女孩會說是臭的呢?兩人疑惑地拿起勺子嘗瞭嘗,直覺得非常鮮美。

              劉菁、譚雅看著魏明和項東往嘴裡送著黑稠的臭湯,忍不住又吐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倒瞭吧,臭是臭死瞭。”譚雅在旁邊哀求道。

              魏明極不情願地端著鍋,走到河邊。把湯倒掉。

              晚上,劉菁、譚雅又累又倦,早早睡去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天亮,兩女孩又被一股惡臭熏醒。掀開魏明和項東的帳篷,一股惡臭撲面而來,隻見魏明、項東身體發黑,臉上和身上滿是牙痕,已死去多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