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'2nspo'><em id='2nspo'></em><td id='2nspo'><div id='2nsp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2nspo'><big id='2nspo'><big id='2nspo'></big><legend id='2nsp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dl id='2nspo'></dl>

      1. <tr id='2nspo'><strong id='2nspo'></strong><small id='2nspo'></small><button id='2nspo'></button><li id='2nspo'><noscript id='2nspo'><big id='2nspo'></big><dt id='2nsp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nspo'><table id='2nspo'><blockquote id='2nspo'><tbody id='2nsp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2nspo'></u><kbd id='2nspo'><kbd id='2nspo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i id='2nspo'></i>
        <ins id='2nspo'></ins>
        <span id='2nspo'></span>

          <code id='2nspo'><strong id='2nspo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2nspo'></fieldset>

        1. <i id='2nspo'><div id='2nspo'><ins id='2nspo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七月十四走夜路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3

            我是一名普通的下井農民工,經常性的加班,但是對於我們這類人來說,不加班哪有錢?因此我經常到十一二點我才回到傢中。

            今天又加瞭兩個小時的班,下班的我回到更衣櫃換衣服,我拿出手機看瞭眼已經十點五十分瞭。我暗暗的唾一口唾沫道:“媽的,又讓老子多加瞭二十分鐘的班。”這時候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王三也上井瞭。“董方”王三向我打招呼道:“今天出來這麼早?”我換下已經被汗水和煤灰弄臟的工作服,不禁打瞭個寒磣。我回答王三道:“唉,有點累今天。”“呵呵,像你們這年輕人確實對這種工作吃不消。”王三說道。

            我隻是笑瞭笑沒有說話,換上衣服就直奔洗澡堂去瞭。這時候的洗澡堂已經空無一人,上班的都已經下井去瞭,下班的都已經洗完澡回傢去瞭,就剩下瞭我一個人。

            我脫下衣服用手試瞭試水溫,涼的。我嘆瞭口氣,轉身走出瞭澡堂。走出礦區我看到有好些人在路邊燒紙,有的人卻已經燒完正收拾著準備回傢。我心中一個激靈,拿出手機打開日歷看到今天的日期,沒錯;是農歷七月十四。

            我當即心中有一絲的慌亂,加快瞭腳步;朝傢奔去。

            走瞭好一會,路邊燒紙的人已經開始越來越少。而且十分的寂靜,我心中不知道為什麼已經開始害怕。“嗨,董方,還在這慢慢走著呢?”王三突然從我的身後冒出來,拍瞭下我的肩膀道。這下倒是我把嚇得夠嗆,我回頭就吼道:“我草!王三,你丫有病啊?!大晚上的嚇我做什麼?”這時候王三也意識到自己做錯瞭,抓瞭抓後腦勺道:“呵呵,不好意思啊,董方。”

            王三雖然說是我的同事,但是他的傢離我傢也不遠;就這樣我就開始結伴而行。

            有個人結伴走夜路確實也就沒這麼害怕瞭。我和王三並排走著,也許真的是因為鬼節的關系;路上幾乎就沒有行人。隻看到路邊其他住戶傢中從窗戶透出的微弱燈光和那蛐蛐的叫聲。

            王三這個人呢;說實話是個大老粗。他是農民出身,本身就有一股很濃重的鄉土氣息;但是這個人就是特別喜歡和別人說些神神怪怪的事。

            就拿上個月我們的小隊長因為下井操作失誤,被絞車掛著的鋼絲繩彈中腦袋一命嗚呼。在王三的嘴裡就變成瞭:我們隊長,一天都不相信神不相信鬼的遭到報應瞭,等等。在我看來,我們小隊長那隻是一次操作失誤而已。也應為這個事情害得這新來的小隊長一直看我們都不順眼,這段時間幾乎每天都讓我們多加二十多分鐘的班。

            王三和我一起走著,這時候王三又開始說起我們那已經死去的隊長:“誒,董方啊;你知道吧?我們小隊長上山的那天。”我回過頭打斷他的話道:“怎麼瞭?”王三接著說道:“我們小隊長上山那天,說是抬不出門去。”(上山就是要將亡人連棺材一起扛上山去埋葬的意思。)我挺討厭的道:“好瞭,王三;我們不說這個瞭。這七月半說這個確實有點慎得慌。”

            王三很識趣,閉上瞭嘴巴遍沒有說話。我和王三走在大街上,我掏出煙遞給瞭王三一顆。王三沒有客氣,拿過煙就點燃。剛點一半,不知道王三看到瞭什麼;已經嚇呆掉。我看王三那木訥的神情。我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,暗道:不是吧?我順著王三的看的方向看去。什麼都沒有看到,但是王三卻如同被驚到的野馬一樣。扔下手中的煙轉身就跑。

            我看王三那奔跑的背影,我心中也立刻變得十分害怕。我隨即追著王三跑去,我邊跑邊叫王三:“王三,怎麼瞭?!你跑什麼啊?等會我啊。”跑瞭差不多十幾分鐘,王三終於跑不動瞭,在哪兒杵著膝蓋的喘氣。我好不容易追上的王三,我也累得在王三身邊大喘粗氣;“呼呼,”我喘著氣道:“怎麼瞭?王三?你看到什麼瞭嚇成這樣?”

            月光映出王三的臉,王三的臉慘白慘白的;似乎受到不小的驚嚇。他沒有回答我的話,嘴巴裡嘟囔瞭一句:“媽的,我就知道跑是跑不掉的。”說話的語氣中都有些哽塞。說完這句話,王三又跑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我實在是沒力在追上去瞭,我擺瞭擺手自言自語道:“我那個去,王三你到底看到什麼啊。”說完便喘著氣的朝王三跑去的方向走去。我走瞭很長時間,突然心裡咯噔一下,我怎麼回到礦區瞭?我想瞭想,剛才我們是從礦區出來後在往回跑;回到礦區門口是絕對有可能的。我搖瞭搖腦袋唾道:“呸,想什麼呢?”緊接著我避開瞭礦區大門朝反方向走去。因為礦區的盡頭是一堵高墻,因此王三不可能從這跑進礦區。

            我差不多又走瞭一個多小時;卻始終怎麼走都還是繞回礦區的大門前。想瞭想自己一直在走直線而且附近就我們這就唯一的一個礦區,我這時候才意識到,自己中鬼打墻瞭。這下我心裡真的怕瞭,很快眼淚不爭氣的從眼角泵瞭出來。

            我哽塞著跪到在瞭地上,磕起頭來低聲的說道:“不知道是那路神仙,小孩子不懂事。不要見怪。”這時候在我們礦區看門的大爺似乎看到瞭我怪異的舉止。他老人傢一步步的走到瞭我的身後。我並沒有發現,我還在磕著頭。大爺拍瞭一下我的肩膀道:“小夥子,你做什麼呢?”我一個激靈回頭看去。原來是門衛的大爺,這時候的我看到這門衛的大爺比看到我親人還親;哇就撲上去,撲在瞭大爺的懷瞭哭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大爺慢慢的推開我說道:“小夥子,你到底怎麼瞭?怎麼哭瞭?這麼大一小夥子,別讓大爺看笑話哦。”我擦瞭擦眼角的淚水。我急促的對大爺說道:“大爺,我……我見到臟東西瞭。”這時候大爺似乎若有所思的明白瞭什麼,扶著我進瞭他的值班室裡坐下。

            我嚇得渾身發抖,大爺倒瞭一杯熱水給我。我接過大爺給我的開水一飲而盡,很快就被高溫的開水燙到嘴巴。“呃,哇…啊……啊”我張著嘴巴,在哪兒喘著粗氣。大爺看到我被燙傷嘴巴的樣子笑瞭:“呵呵,和我孫子一樣一樣的;我孫子也是喝開水經常燙到自己。”

            我把杯子放在瞭大爺值班室的案桌上,我對大爺說道:“大爺,我遇到鬼打墻瞭。”老大爺端起自己手中的茶缸,喝瞭一口;對我說道:“小夥子,七月半;鬼亂竄。有的事情不由得你不信啊。”我聽到這話如同抓到一顆救命稻草雙腳一軟“咚”的又跪下瞭:“大爺,你幫幫我。我還要回傢呢”大爺扶起瞭我,對我說道:“小夥子,心理素質這麼差?鬼打墻就嚇得不要不要的?”我正想說話,這大爺又說道:“唉,也難怪;你們年輕人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。”我的眼淚很不爭氣的又流瞭下來:“大爺,你幫幫我;我還要回傢呢。”這時候的我已經把王三拋在腦後。

            這時候這大爺站起身走到飲水機邊上接開水,同時說道:“幫不瞭,我又不是道士;我也不是大師。”大爺接滿開水,轉身又對我說道:“不過呢,你在我這休息一晚倒是也沒什麼。”我想瞭想正準備說謝謝的時候,電話響瞭。是王三打來的,我立刻接通瞭電話。王三在電話裡非常的喘說道:“呼呼,董方;快從保衛室出來!呼呼,那老頭不是人!”我聽到這話,心中一個激靈,很快眼淚又流瞭下來。

            大爺這時候正端詳著今天的礦區日報,我盯著大爺看瞭一眼。大爺的嘴巴有些鮮紅,我又看瞭眼大爺喝的那個茶杯。茶杯口的邊上流下赫然是紅色的鮮血!我大吼著:“啊!”的打開瞭保衛室的門跑瞭出去。

            剛跑到街上就和王三撞在一起,王三被我撞倒在地上;這時候王三也沒有說這麼多對我吼道:“看我做什麼?快跑啊!”我現在已經是對王三的話言聽計從,毫不猶豫的拉起王三就跑。邊跑我邊用袖子拭去我眼角的淚水說道:“王三,怎麼回事啊?”王三說道:“呼呼……我們被好多鬼圍堵瞭。”

            我這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又哽塞瞭起來道:“你怎麼知道的?”王三大喘氣的說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從小就有陰陽眼,我從小就能看到這些東西。”很快我和王三都跑脫力瞭。我喘著氣道:“呼呼,你就不能問問他們為什麼要追我們嗎?”王三說道:“不知道,能看見是能看見;就是說不瞭話。”

            王三大出一口氣說:“呼~他們散瞭。”我驚恐道:“啊?這…這逗瞭我們一晚上就這麼散瞭?”王三回答道:“是啊,就這麼散瞭。應該是不追我們瞭吧。”我掏出手機看瞭眼時間,手一抖,差點就把這新買的手機給摔瞭;手機上赫然印著時間:十一點十二分。我記著我出來換瞭衣服是十點五十,我們的感覺過瞭一個多小時瞭;沒想到才過瞭二十分鐘。

            王三搶過我的手機,滅瞭我的手機屏幕道:“現在這個點時間都不準的。”說完我們倆就拖著疲憊的身體各自回到瞭傢中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我病瞭,發高燒在39°而我卻收到王三在傢中暴斃的消息,我輸完液就直奔王三他傢。看到王三他傢已經佈置好瞭靈堂,王三那張樸素的遺照放在正堂。我不知道王三之前和我跑開到底遇到瞭什麼,我也不知道王三回到傢中又遇到瞭什麼。但是我知道王三救下瞭我一命。我依稀記得王三和我說過:董方,知道為什麼我們門衛的值班室隻有白天有人嗎?因為晚上都是這個老大爺,這個老大爺在我來到這個礦區工作的那段時間就已經死瞭。但是後來新來值夜班的人都失蹤瞭……

            從那以後,我對黑夜更加的恐懼;因為在我高燒退後,我發現我也能看見鬼瞭。我為瞭躲避夜路,我申請調到瞭中班;我再也不想走夜路瞭。在後來我因為一次意外失去瞭右眼,去瞭一所學校當物管員。

            夜晚讓人十分的向往,卻又讓人十分的恐懼,這或許是人類對未知世界的一種崇敬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