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x8y6g'><strong id='x8y6g'></strong><small id='x8y6g'></small><button id='x8y6g'></button><li id='x8y6g'><noscript id='x8y6g'><big id='x8y6g'></big><dt id='x8y6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8y6g'><table id='x8y6g'><blockquote id='x8y6g'><tbody id='x8y6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x8y6g'></u><kbd id='x8y6g'><kbd id='x8y6g'></kbd></kbd>
  • <ins id='x8y6g'></ins><fieldset id='x8y6g'></fieldset>

      <i id='x8y6g'></i>

      <code id='x8y6g'><strong id='x8y6g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span id='x8y6g'></span>
        <i id='x8y6g'><div id='x8y6g'><ins id='x8y6g'></ins></div></i><dl id='x8y6g'></dl>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x8y6g'><em id='x8y6g'></em><td id='x8y6g'><div id='x8y6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8y6g'><big id='x8y6g'><big id='x8y6g'></big><legend id='x8y6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鬼 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6

              張阿婆的兒子,到大城市混瞭不到三年,發財瞭,對於她兒子發財的事跡,流傳的有好幾種版本。有的說是張阿婆的兒子幫人打掃老房子的時候,撿到瞭一大袋的錢,有的說是靠坑蒙拐騙得來的。也有人說是他跑瞭一趟緬甸販賣毒品發瞭財。不管村裡人怎麼說,張阿婆的兒子發財瞭,那是鐵的事實。

              發財瞭的張阿婆的兒子,就在我傢的窗前,建瞭一座豪華的房子,在張阿婆傢搬進新房子入住不到半年的時間,我傢那一大片的梅樹林,就接二連三莫名其妙的枯死瞭。

              我傢的那片梅樹林,就在張阿婆新房子的後面。每年到瞭臘月時節,梅樹總會開著一大片粉紅的花朵,我喜歡叫上三五朋友站在我傢的窗臺上,指點著我傢的梅花林,學著古人的模樣,以梅為詩,以梅作畫。

              現在我望著一棵棵已經沒有生命跡象的枯木林,心裡就像刀割瞭般的難受。村裡的小孩跑來偷偷的告訴我,“是狗仔子幹的!”狗仔子,就是張阿婆的孫子。“是他把鐵釘泡在瞭尿液裡,然後再一棵一棵的釘在樹身上。”我聽瞭,跑到枯死的梅子樹上尋找,果真找到瞭傳說中的鐵釘。

              我回傢問母親﹕“怎麼會這樣﹖”

              母親說:“不知道,張阿婆曾經勸過我,讓我把梅樹林全砍掉,說是風先生說的,梅樹會給他們一傢帶來黴運的。我沒答應,以後也沒聽他們再說起過什麼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說:“怎麼會黴運呢﹖他們怎麼就不想一想,我們傢的梅樹林後面,可是一片亂葬崗呀,他們應該謝謝我們的梅樹林為他們擋住瞭煞氣才對。怎麼反而恩將仇報,下得瞭狠手,也不怕招報應!” 

              報應,終於來瞭!張阿婆傢剛住不到二年的新房子開始鬧鬼瞭。

              那是七月份的一天上早,張阿婆的兒子不知從哪裡請來瞭個道士,隻見道士穿著道袍,念念有詞的邊燒著香紙,邊繞著房子轉,忽然木劍一揮,大喝一聲:“孽畜,哪裡跑!”站在他身邊的徒弟見瞭,忙“哐哐哐”的敲起瞭銅鑼。道士一路朝門口跑去,www.5aigushi.com徒弟,在後面緊緊跟隨,一直跑到瞭屋後面的小山坡上,鉆進瞭我傢的梅樹林裡。

              道士在我傢的梅樹林裡轉瞭一會兒後,將一個稻草人掛在瞭一棵梅樹的枝椏上,便從山坡上緩緩地走瞭下來,對莊阿婆一傢說:“是山妖作怪,現在,被我趕跑瞭,是來要吃的,晚上在給它燒點紙錢和送它一些吃的和用的就沒事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晚上,我站在窗戶邊上,望著張阿婆傢忙碌的身影,到瞭11點整,隻聽張阿婆的媳婦踩著“砰砰砰!”的腳步聲,一直走到屋後面的小路口,又是燒香又是磕頭。

              我的哥們阿蹦站在我的身邊說道:“還挺有意思的嘛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聽瞭微微一笑。

              道士走後,張阿婆的傢,安靜瞭不到兩天,又開始鬧鬼瞭。張阿婆這次請瞭仙姑來做法事。不久,大傢開始傳聞,說,張阿婆的新房子,建在煞口的地方。加上離新房子的不遠的後山,是一片亂葬墳,埋的很多是孤老無兒的人。因為長久無人收留,就成瞭厲鬼。而有的則說,是張阿婆傢大門的方向安的又不對,才會沖撞瞭煞神,犯瞭大忌。還有的說,是張阿婆建房子時,不小心得罪瞭建築師傅,在下棟梁的時候,做瞭個“五鬼叫門”的口訣。

              不久,張阿婆傢開始請來瞭泥水師傅,把房子前面圍墻的大門給改瞭,還在房子的邊上種上瞭三棵的桃樹,說是桃樹可以抵煞氣用。屋頂的房梁上,也請道士特地畫瞭符,還用狗血破瞭邪。

              不知不覺到瞭年底,大傢忙著大掃除,張阿婆傢的鬼好象也被制伏瞭。這天,大傢看見張阿婆的兒子和媳婦搬著笨重的傢具回到瞭老房子來住,大傢總算知道瞭,他傢的新房子實在不能住人瞭。他的媳婦見人就說:“一到半夜,就會聽到鬼叫,那鬼還好幾個呢!一會兒哭,又一會兒笑,還會叫,嚇死人瞭,不能呆瞭!”

              張阿婆這次請來的可是有名的南林寺廟裡的尼姑,法事做瞭三天三夜,事後,張阿婆就住在新房子裡,並在傢裡供瞭各種佛門法器和開光過的一尊觀音佛像。

              還沒一個禮拜 ,張阿婆就主動搬回老房子裡和兒子一傢擠到瞭一塊。

              新房子就這樣空瞭下來。張阿婆的兒子後來想把新房子賣掉,可很多人一聽,是座兇宅,都嚇得轉身就跑瞭

              那天夜裡,我站在窗前,雙眼淡淡地望著阿婆傢荒草淒淒的鬼屋,想著,我傢冤死的梅樹。忽然傳來一陣陣若有若無的令人毛骨悚然的鬼哭聲,然後是恐怖的哈哈哈笑聲,我嚇得大叫,轉身欲逃,這時阿蹦饒有興致地站在我的面前,擺弄著手裡的微型數控播放器,說:“怎麼瞭,別告訴我,你不知道!”